零零教育信息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神话传说故事
  • 巫女小布

    齐藤和小布正在屋里说话,小非蹑手蹑脚进来,把两人吓一跳。小非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相:“藤哥,到处找不见你,没想到你果真在这儿。这不,我大气不敢喘小气不敢出,生怕坏了你俩的好事……”齐藤截住他的胡诌:“我来帮小布苫盖一下屋顶。”小非说:“苫盖屋顶是虚,和小布亲热是实,对不?”齐藤捣他一拳:“胡

  • 找自己

    没错,这里以前曾发生了凶案,就是忏悔屋!赵蕊牵着王海的手,推开忏悔屋的推拉门,走了进去。或许,那是一道通往地狱的门……1天空晴朗,几朵浮云如飘渺的歌声浮动着。阳光透过,一道柔光便照到了C市的中心地带……这里很繁华。宽宽的马路,道路两旁高楼林立,大厦上面的玻璃外墙散发着夺目的光芒。熙熙攘攘的人群如同一群蚂蚁一般在这大街上游走,汽车干劲十足地在马

  • 别招惹那只绿鹦鹉

    (一)B04的来电沈皓在这家生物科技公司工作大半年了,可除了面试他的王总,还有B013出口的保安,他从来没有见过其他人。29层楼高的大厦,静悄悄的,从外面看就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金属膜。他知道,那些从未谋面的同事和他一样,拥有独立的工作空间,拥有独立的通道出口。别说只在这里工作了半年,就算是待上一辈子,恐怕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他的存在。沈皓的工作就是每天守在这密封的仓库里。仓库里一共有1044个黑色的

  • 核子危机

    ★进军天光星★格丽特和克迪斯夺得生命水晶后,立即离开天晶星,前往第二颗水晶所在地——天光星。天光星的表面全是对人体极为有害的蓝光和2650倍于地球的紫外线以及红外线,是一颗表面全是光辐射的星球。在宇宙中远远望去,天光星就像一颗耀眼的白色晶石。踏上这颗美丽的晶石,就意味着死亡,但是还好,宇宙穿行者一定会有所准备的。博士的资料显示,这颗死星竟然发现过生命的足迹。而现在这颗星上发

  • 一个陌生人的来电

    你好,陌生人。这不是什么重要的电话,你随时可以挂断。不过,如果你有5分钟空闲,不妨跟我讲一讲你所设想的世界,也不妨听听我的故事。我住的大楼前有个公用电话亭,一部电话机孤零零地挂在那里。每天我都会抽出一段时间在阳台站一会儿,那个电话亭是我无法视而不见的风景。刚搬来的时候,四周所有的景物对我来说都是新鲜的,所以没觉得有什么异常之处。时间久了,我察觉到一桩怪事。有个穿西装、打领带的男人,一直在那个公用电

  • 假借钱

    A腾明宣和张之路是文学上的一对好朋友,两人隔一段时间便相约小酌,畅谈文学与人生,可以说,两人是一对很不错的铁哥们。这天,腾明宣又把张之路约了出来,酒过三巡,腾明宣放下酒杯,说:“之路老弟,我今天约你,主要是跟你说个事。”“有话快说。”张之路呷一口酒,看着腾明宣,等待着。腾明宣放下筷子,说:“其实也不叫个事。我女儿不是得脑瘤了吗?手术费需要

  • 长翅膀的人

    小时候,我企盼自己能长出一对翅膀,不是像丘比特那样的小翅膀,而是很大的,展开就能把我整个人包围起来的那种。想要像鸟儿一般,在蔚蓝的天空下,穿越云层自由地翱翔;想去东京、维也纳、巴黎或是更远的地方,只需要扇动背后硕大的翅膀,不多时就会到达;想像超人一样,哪有危难哪就有我的身影。随着一天天长大,这个小小的梦想就在心底越埋越深,越发成熟的思想,逐渐禁锢了当年所有期待与渴望,在忙碌的学习生活中,我早已忘却

  • 删除记忆

    K博士的工作室开始对外开放的第二天,他就接到一项任务:为两个痛苦的人删除大脑中的一段记忆。记得那是一个下午,有个面色苍白、神情恍惚的人来到K博士的工作室。一看那人的面色,K博士就若有所悟地说:“你最近经常失眠吧?那是你大脑中的痛苦记忆在作祟!”K博士的话还没有说完,那个人顿时泪如雨下。“没事的,振作点!”K博士习惯性地递过一张纸巾继续说道,不过,请放

  • 相亲杀机

    “叮铃铃”,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,23号站起身,礼貌地和对面的女子握了握手,端起酒杯朝下一张桌子走去。这是婚介所在酒吧里举行的一次“转圈谈”相亲派对。在昏暗的灯光下,三十多张点着蜡烛的酒吧桌围成了一个大大的圆圈,桌后分别坐着一位单身女士,而男士则端着酒杯,按顺时针方向每五分钟轮换桌子,与每一位女士进行“转圈谈”,相互了解。主办方

  • 死亡循环

    一、杀人陈亚楠最近烦得要死,他的情人胡莎莎逼着他出钱给她买个角色来演。胡莎莎是个不入流的女演员,一心想靠着陈亚楠这棵大树出人头地。陈亚楠打电话给当导演的好朋友乔子高说这件事,乔子高当场就开出了五百万的价钱,陈亚楠当然不愿意出这么多的钱,但他还没有给胡莎莎明说,事情就这样拖着。没有想到,这天快要下班的时候,胡莎莎忽然给他打来电话,说如果在今天晚上12点之前她还没有收到钱的话,就会把她和陈亚楠的关系公

  • 死亡病毒

    奇痒睡起一觉,杨建伟突然感到左脸颊奇痒难忍。从眼底到下巴长长一条细线,好像密密麻麻的虫子排成队一齐啃噬一般。杨建伟用力抓着,恨不能把那条皮肤从脸上扯下来。渐渐地,脸颊上凸起长长一道疤,照照镜子,宛如一条红色的肉虫。杨建伟用香皂狠狠搓了两把脸。他认定自己是用什么过敏了。可是,那道肉丘明显还在涨大,越揉似乎扩散得越快。杨建伟越发用力抓着,抬起头,镜子里肉丘正变成红色的血泡,看上去越发可怖。杨建伟皱起眉

  • 考试魔药

    学校小卖部的生意一向不好,没办法,它所处的位置太偏僻了。所以,最近小卖部来了全身包裹着的怪人,也没怎么引起大家的注意。期末考试之前,学校照例会给大家无数次小考。高鸣的同桌石小杰数学考砸了。而沉迷于游戏的王大虎,英语居然拿了个大鸭蛋。小胖子张冠则是语文收获了满卷子的红叉叉。在离期末考试还有一星期的时候,学校接二连三地发生了怪事。那天下午快放学的时候,学校图书馆传出一阵阵凄厉的叫声:王大虎被椅子粘住了

  • 魔鬼666

    在西方风俗中,“666”是一组魔鬼数字,由此还衍生出这样一个说法:每个世纪第一个6年的6月6日是魔鬼重生的时刻,而这天出生的小孩儿就是魔鬼转世……最近,靠旅游而闻名遐迩的小镇“地狱之堡”,传出了让人惊恐的事,说是魔鬼将转世降生在这里。眼看着2006年6月6日马上就到了,小镇的居民们惶惶不安,镇长汉斯也显得忧心忡忡。他心想:

  • 请你借我一点泪水

    这次考试又没及格,唐其独自跑到校门外哇哇大哭。背后传来一个声音:“同学,能借一点泪水给我吗?”唐其回头,身后站着一个圆鼻子圆脸的矮个男人。这名自称奥多玛的男子说,他可以用一个小仪器将唐其多余的眼泪吸出。将信将疑的唐其同意了,当奥多玛从他泪腺里吸完泪水后,他果真不难过了。后来,很多人都遇到那个古怪的男人奥多玛,“请你借我一点泪水,好吗?”因为没了泪水就

  • 奇异的灵魂之旅

    去年是我本命年,而我去年的经历似乎比往年更神秘。因为我上班的地方离我家比较远,所以爸爸在我生日那天送了我一辆我向往已久的奥迪轿车。我读大学时考了驾照,就是为爸爸给我买车时做准备。第二天,我心情瑟地开着车去上班。心情好连工作都干劲十足,这天我的工作效率前所未有的高。早早下了班,我开着车马上就到了家附近的红绿灯十字路口,我在等红灯时,突然感觉整个世界瞬间变得模糊,灰蒙蒙的一片,我心里纳闷,刚才还是夕阳

  • 冷漠的拐杖

    樱桃醒过来后,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里输液,一旁的男友梁志舒了口气,起身说要出去给她买吃的。樱桃这才想起,她在出差途中遇到了车祸。看着男友的背影,她十分欣慰,迷迷糊糊中又睡了过去。当樱桃再次醒来,看到的却不是男友,而是她的情敌──她曾经两小无猜的好姐妹苏琴,她不由得一阵尴尬:当初为了抢走梁志,自己可是使了不少心计!此时,苏琴递过一副新拐,幸灾乐祸地说:“樱桃,这次车祸,你引以为豪的美腿恐怕

  • 欢情山庄的秘密

    “玉兰花现,母子离别”这句话四处疯传,让长安城一片恐慌。在玉兰花瓣散落的地方,都有男婴神秘失踪。自十几年前开始,远近就发生了诸起劫婴案,至今都还是个谜。朝廷大为震动,派铁面神捕祝君安追查此案。祝君安刚从塞外归来,一听此事,大惊失色。玉兰花是一个独行大盗的标志,江湖传言这个大盗长得面如冠玉,一表人才,人称玉面郎君花无影,每次作下大案后就留下玉兰花作为标志。不过,这家伙一向只对

  • 暴风雨后的黎明

    千钧一发梅西的身体在不断地下坠,然而在他的感官世界里,时间和空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。天空凝固成一副墨色的油画,不断放大,呼啸的风声滞留在耳边发出“轰隆隆”的巨响。“人的身体拥有无限的可能,越到危险的时候,越能激发你自身的潜力。那时所爆发的力量是你不可想象的,而现在的训练,就是要让你无限地接近于那个时刻。”这是“加菲猫”在训练时

  • 破损的珍珠

    一当年,他大学毕业,同所有的大学生一样,面临着应聘。找了几家公司,可惜,要么公司不进职员;要么就他不合格。尝够了失败、讥笑和别人的白眼,他已经没有一点勇气了。他知道,别人不是看不上他的文凭,而是他的身体。他有残疾,一条腿瘸了。他曾经埋怨过父母,为什么没照顾好自己,以至于落下残疾。母亲很愧疚地告诉他,他小时过于顽皮,不小心从树上摔下来,粉碎性骨折,没办法,才截去了一条腿。他当时还小,也仅仅是为自己少

  • 影子19号

    意外分离深夜,主人和他的搭档鬼鬼祟祟地穿过大街小巷。影子19号紧紧地跟在主人身后。他们来到一座大楼前,正准备行动的时候,突然一束手电筒光照射了过来。“干什么的?”是保安!他们转身便跑。搭档飞快地爬上小区大门,跳了出去。主人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突发事件,吓得腿脚发软。他哆嗦着爬上大门,正准备往下跳,没想到,“啪”的一声,他的一条腿掉进了铝合金大门的空当里。

  • 鬼屋

    陈印学是一个普通职员,长得一表人才,年近三十还没有成家。中意的女孩见过不少,但一听说他没有房子就肉包子打狗——一去不回了。现在房价飙升,他所在的那个城市繁华地段也涨到每平方米万元上下。买一个80平方米上下的小户型,算上装修也得近百万。虽说上班几年省吃俭用,也存下了二十来万,勉强够首付,但每月按揭4000元,不吃不喝也交不上。这天,小陈有事去一个偏僻的街区,突然看到一家中介的

  • 时空魔表

    “咔”的一声,石典重返现实,思绪却仍沉浸再刚才那悲惨的一幕,“怎么会这样?我要想办法救她!”石典忽然想到,自己去到未来时,魔表仍然在腕上,在那里,他应该也能控制那时的时间——晓君有救可!石典在电视台举办的智慧星大奖赛上一举夺冠,赢得了去伦敦旅游参观蜡像馆的机会。石典对蜡像其实并没多大兴趣,转了一会儿就要离开。忽然,一尊隐藏在角

  • 瑞典监狱亲历记

    2004年1月,美国五角大楼正式宣布抓获了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。在被美军关押的一年多的时间里,伊拉克一个特别法庭正在筹备对萨达姆和他的同谋的审判。而萨达姆通过律师提出申请,要求在西方国家受审,目标锁定为瑞典。瑞典是一个废除死刑的国家,即便所控罪名成立,他也可以留下老命苟延残喘。同时,萨达姆如果在瑞典受审,自然会在瑞典服刑。当然,萨达姆打错了如意算盘,瑞典拒绝了他的申请。2007年,萨达姆在伊拉克被执

  • 隐形杀手

    边陲小城,街头,有位怪杰。瘦小,其貌不扬。冷漠,沉默。唯一与人交流的方式,用手。手谈。 他摆棋摊无定处,今天这里明天那里,因为总被驱赶。他摆的残局诡谲无比,棋书上没见过,别人没用过,他的残局都是独家专利,看似简单三五步可搞定,其实永远赢不了他。 难怪他的棋摊四周,总是围了黑压压的闲人。 起初,他赚钱也不黑心,够一日三个大饼就好。但随着江湖地位越来越高,找他切磋的人越来越多,他就不用游走江湖了,独坐

  • 机器人替我上高中

    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机器人学生时,校长里克·穆勒惊讶极了。这个由铬合金和塑料做成的“高一新生”有着 1.2米的身高,头顶一块巴掌大的显示屏。由于初来乍到,这位新同学刚进教室便撞到了门框,很快又被椅子腿绊了一下。连红绿灯都没有的美国小镇诺克斯就这样迎来了一位机器人高中生,大家的反应都是:“不会吧!”据说这位特殊的同学向大家问候了100多次&l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