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零教育信息网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伤感文章
  • 黑玫瑰•蓝玫瑰

    黑玫瑰一对恋人,生活在鸟语花香、长满白桦林的地方,他们种了许多白玫瑰,洁白无瑕。只是,无法种出传说中可以帮人实现三个愿望的黑玫瑰。于是,男孩许诺女孩,一定采摘到香气袭人、长在冰天雪地的黑玫瑰。女孩要和他一起去,但男孩要她在家里等他……男孩不顾女孩的哀求,独自去了雪山……女孩在窗前系上代表等待和祝福的黄丝带,苦苦等待心上人。思念足以打垮一个人,

  • 一个文艺女青年的相亲经历

    当susan走出那个院子的时候,眼泪便止不住的往下掉。这一天早上,susan放弃了睡懒觉的机会,闹铃还没响,便起床。披上睡衣,戴上眼镜,哼着小曲儿打开了衣橱的大门。她要选一件适合去参加相亲会的衣服。这样的场合susan从未参加过,可以说,如果两年前有人跟她提起相亲,她会有些反感。虽然susan可以算得上是个美女,受过良好的教育,性格活泼,但是,她却迟迟没有遇到适合自己的男子。每每有朋友给她介绍男朋

  • 能不能给我一首歌的时间

    小巷铺满了青石,北京的胡同踏平了红砖,连西北的层层风沙都埋了古道,兜兜转转,我还是记起林荫小道尽头的墙壁上,歪歪扭扭地刻着:小巷/又弯又长/没有门没有窗/你拿着把旧钥匙/敲着厚厚的墙那是诗人顾城的,《小巷》。2002年,我给你的爱写在西元前2002年,戈北12岁,读小升初的毕业班,教室搬到教学楼的最高层,成片成片的白杨在八月末摇摆得像动荡的青春。六楼的高度,跳过成片拔高的白杨林,整个操场的鲜绿收在

  • 分手时,我们不哭

    喧闹的机场中,我和俊荣面对面向后退去,望着彼此的脸,一遍一遍重复着“再见”,直到人群将我们彻底分开。虽然心里都很清楚再见面的机会渺茫,却还是满怀真诚地期望着,那个最先转身离去的人不是自己。1999年,告别彼此不能忘怀的初恋那个被高考的烽火燎烤过的夏天,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令人窒息。年轻的我坐在窗前,不时抬手拨弄被汗水贴在前额的碎发,心绪不宁地假装温习着功课,眼睛不时瞟向佳宁会出

  • 遗失的地老天荒

    我坚信我会和沐梓重新遇见,重新相识。在地下铁,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,在她画展举行的某个城市……一开始,我以为她是一个流浪文青。每天,她都坐在地铁站大厅的同一个地方,表情认真地看着来往的行人,带着些许的迷惘。渐渐地,开始注意看她。二十岁上下,明亮的眼睛,小巧的鼻,五官清丽。柔软的长发大部分时间披在肩上,有时也挽成一朵花。只是,嘴唇总是没有血色,让人不由得揣测她是藏在地下的幽

  • 美丽爱情

    子风长得丑,子风没有爱情。这是个俊男靓女充斥眼球的时代。虽然子风真的并不希望得长相跟爱情有什么关联,可是,真的,长相跟爱情似乎还是有什么关联。子风大学毕业后,在国企工作,父母都是工人,快三十的子风一直没有恋爱,子风长得并不像赵传,至少,他还有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。因为丑,子风和许多丑男孩一样的自卑。遇到漂亮的女孩,子风总是浑身不自在;遇到帅气的男孩,子风总是像做错事一样低着头。当然,子风也喜欢流行歌

  • 最疼的名字

    我逛遍这个城市的所有酒吧,可是,我找不到一个有着海藻样的长卷发和忧伤眼神的女子。夏天的傍晚,天气出奇地热,气温接近40度,在这座沿海城市里,已是百年少见。我趿着拖鞋,穿着短裤和黑色T恤,在海堤大街晃晃荡荡地走,像一个无业游民。我就是无业务游民。自从三个月前被那家游戏公司解雇后,我一直在家呆着。上网,看电视,看影碟。是一种颓靡的生活,但我并不感觉失落和难受。也许,在我所有的金钱用完之前,我还会感觉自

  • 安静地放手

    刷完牙坐到桌前,他正津津有味地吃着早餐,抬头与我相视一笑,看看桌上有我喜欢的虾仁炒西兰花,乐了;喝完他妈准备好的水,喝了一勺浓香的豆浆:加了黑芝麻和蜂蜜。真羡慕他,每天有人准备好那么营养丰盛的早餐。突然他妈在厨房里开始发脾气骂他:大意是白养了这么个儿子,她操碎心结果竟然是这么对她,什么也不听她的,要不是看在他每日那么辛苦的份上,才不愿意管他,她要打电话让他爸别过来了,她也回东北,我们俩想在一起就在

  • 纳木错的眼泪

    据说到过纳木错的人,整个灵魂都会被洗涤。可是阡陌还是那么难过。她是跟几个网友一起来纳木错的,时光如河,而她的河被武清阻断流程,所以,跑到纳木错来洗涤灵魂。没想到中途,一个女网友家中有急事,返回,三男中便只剩了她一个女子,更没想到,以驴友相约的,也有骗子。她是在一个深夜逃出来的,没来得及拿包包,只穿了随身衣服。夜色像一口井,让人只想窒息。她拼命地逃,高原的风吹开裙摆,像一朵奢靡的花,一头就扎进了惟一

  • 杀手的爱情

    燕啸在而立之年想退出江湖。他是个杀手,实在厌倦了这剑口舔血打打杀杀的生活,他杀过很多人,如今已有了一笔可观的积蓄,足够他安安稳稳地过好下半辈子。当然,这并不是他退隐的直接原因,事实上,在遇到聂红袖时,燕啸才开始想到应该有个家了,他才开始攒钱。聂红袖是个很特别的女人,当燕啸再次来到春风得意楼时,老鸨就悄悄地对他说:“燕爷,我们这儿来了个大美人,珠圆玉润,万种风情。”燕啸当即递

  • 等待

    长舒一口气。一个喧闹而寒冷的世界终于被阻隔在身后,人嚷车鸣声顿时烟消云散,我如释重负。小小一扇门,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。不知道你紧闭的心门之外,有怎样一片天空。又在最角落的位置坐下。我想,若是你来了,就能有足够的准备用微笑掩饰紧张。显然,我跟你是一样的。只有把脆弱放置在角落里,心里才踏实。今天的咖啡馆,廖廖数人。弥漫着舒缓、轻柔的旋律,仍不知道曲名,暖人心就好。旁边的位子上坐着一个女孩,正百无聊赖地

  • 寻找感觉的男女

    她和他,赤着脚,裤管卷在膝盖处,鞋子拎在手上,朝着海水的方向迈进。有海水的地方,海浪吻着沙滩,白白的、长长的一道,海天一色的湛蓝上,像一条飘忽着的白飘带。风一阵一阵的,吹在他们带有几分兴奋的脸上、头发上,她捋一下被风吹散挡在眼前的发丝,甜甜地一笑,看一眼身边的他说,那年,我们来到这里,也是这么个好天气。他笑,不语,她知道他的笑是在赞同她,还知道,她的话让他想起了什么,那些想起的,一定是使他的心里有

  • 白月光

    大约是因为等人的缘故,天黑得特别快。大风吹过身旁挺拔的树木,像巴掌那样横着劈过来。但风大也有风大的好处,关心抬头看,云都被拨开了。白亮亮的月光下面,一个影子由远及近地跑过来。关心对来人说,讲好不急不急,你这么赶干什么呀。林良低头笑笑,轻轻托了托手中的塑胶袋说,刚从冰箱里取出来,怕走慢了,不凉。塑胶袋里是两罐青海老酸奶,是林良特意托人从家乡捎过来的,平时寄放在旅店冰箱里,每天傍晚给住院的儿子小鲁带去

  • 错过一切,也不要错过生活

    浙北山区有位年轻教师,经常买几注自选号的体育彩票。由于进城不便,经常委托住在城里的岳父去买。一天,他看报发现了中奖号码,特等奖竟然是自己经常买的那个号码。他欣喜若狂,打电话给岳父,说自己自选的那注号码中特等奖了。岳父听罢,既震惊又懊丧。原来他因为工作忙,忘记替女婿去买那期彩票了。500万元大奖就这样错过了。接下来的事情有了悲剧性。年轻教师左思右想,心有不甘,竟陷入了偏执状态,他认为岳父买了彩票,肯

  • 我们都被现实整的面目全非

    前天看了本书叫《全中国最穷小子发财记》这名挺傻的,不过内容挺真的,在2005年,凡是和做房地产有关的生意都发了笔横财,也就是那个时期涌现出一批所谓的富二代他爹。我开玩笑的给林子推荐这本书看,林子很不屑的说,现在都2012了 市场都饱和了,你觉得我这穷小子还能发财么,我没说什么,毕竟我们只是朋友,也没指望他发财,说发财庸俗了,只希望他会比现在过得更好。我越来越不喜欢和林子讲心理话了,因为他总说我思想

  • 心酸的浪漫

    1955年,王丹坐火车去兰州领结婚证。她请的是婚假,临来,兴冲冲地在单位开了结婚证明。男朋友复姓司马,是同系统的同事,学习时认识,和他一见钟情。说好了,领完证,她就从徐州调到兰州。王丹原是铁路医院的护士,为了爱情,换个岗位也心甘情愿。1没想到,事情卡在司马的领导那儿。领导迟迟不开证明,两人就没法领结婚证。眼看一天天过去,司马去问,领导递给他外调的档案,他脑子“轰”的一下,未

  • 错过那个人

    他那时还是一个小小的银行职员,她是他的储户,手里攥着一大把零钞来存钱。他从没有见过像她那样清纯的女子。他开始暗恋她,一周没看到她来,就没着没落的。她还是一个中专生,18岁,来自那个有巴山雨的穷困山区,家里还有读书的弟妹,她在读书之余还要出去打工,手中的那一堆堆零钞是一家的救命钱。为了她,他戒烟,不再买名牌服饰。他匿名把省下的钱悉数打在她的存折。有一次,她前来取钱,他看到她的手指包扎着一小块纱布。她

  • 真情难觅

    女儿上小学了,老师要填个什么表?问起孩子她爸,于是女儿不依不饶的问我要爸爸。这是一段令人不堪回首的往事,我实在不愿提起,女儿那时还不到一岁,她爸是一个大货车司机,人们常说司机是一脚踩在油门上,一脚踩在鬼门关。但也有不少人干一辈子司机平安无事的,什么事儿都是事在人为,孩子小,死鬼每次出车我总是对他千叮咛万嘱咐,记得那天是拉钢板,钢板从车厢底部一直摞到大箱板以上,我瞧着就觉得挺玄乎,跟他说:&ldqu

  • 一个人的七夕

    她扳着手指数着日子,今年的七夕可以和他一起度过了,她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,于是,那份喜悦被她挂上眉梢,涂在唇上,像鲜亮的唇彩,欢天喜地的时不时的从唇彩里溜出一串优美的歌声。她喜欢数日子,尤其是她生命里那几个重要的日子,在他们聚少离多的日子里,重要的日子在她生命的时光中渐渐的轻了,淡了,因为她知道,对她来说只有相聚才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日子了。她憧憬着两个人的七夕,因为太多的日子都是她一个人走着扛着,有

  • 别错过那个你要挽留的人

    男孩和女孩在热恋的激情褪色以后,开始有点争吵了。男孩任何事情都会包容女孩,甚至吵架时,男孩也只会沉默忍让。而女孩优越的条件和漂亮的面孔常常让男孩感到自卑,尽管他知道她一点也不在乎这些。而在女孩心里却有点恨铁不成钢吧,她不想男孩这个样子,有时候争吵本不想说一些伤人或者负气的话,但是当她一看到男孩忍让的样子时,火气就更大了。女孩一直小心翼翼地维护男孩的自尊,直到有一天,她冲动地说了这句话:&ldquo

  • 剥离了灵魂的一场空欢

    女朋友红杏出墙了,开始时有点惊讶,也有点不信,但是事实不容改变。我不相信这种倒霉事情居然被我碰上,心里又气又恼。我无法容忍她的背叛,痛定思痛后,我们只好分手。不久,我辞掉了工作,去了另外一个地方,找了工作,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可是,重新再谈恋爱?我有点后怕。5月初,公司安排我和另外一个女同事琼出差。我们坐的是夜班车,在昏暗的车厢里,琼不说话,拉着我的手在她腿上来回抚摸着……

  • 缘分里有陌生的两个人

    一傅醒醒突然把我那张已是徐娘半老的书桌猛的一拍,说,陈子卿,你到底要不要我做你女朋友?我差点没被吓出脑震荡,手里端着的茶泼了一半到地上,自己却嗫嚅着没说出一句话来。这已经是她第三次通过这种过激方式向我索要答案,而我每次都死不悔改地用沉默来化解尴尬。说什么呢?不确定,往往都是沉默比较好。我们中学同班,大学同校,毕业后又选择了同一个城市,前前后后就是10年。10年里,什么也没发生,甚至到最后关系还有些

  • 错过了再回头,就成打扰

    第一次见她,大约是在4年前吧。那天听见门上有钥匙在哗啦哗啦地响,有些惊诧,以为大白天来了胆肥的蟊贼,猛地开了门,正要呵斥,却见门外的人,比自己还惊诧,大大地张着嘴巴,讷讷道:你是谁,为什么住在这里?因为紧张,她的鼻子上渗出了细密的汗,细长的眼睛瞪得很大,像是受惊的考拉。他有些不忍,便笑了笑:这是我家,我不住这里住哪里?她又啊了一声,掏出一张纸仔细看看,问:这里不是某某路某号某单元某室吗?他哑然失笑

  • 距离

    他们应该是有缘分的,大学同学,毕业后又进了同一个单位。她是那种热情浪漫、美丽出众的女孩儿,他只是个诚实敦厚的普通男人。她喜欢周末的时候和他一起出去泡吧聊天,心情不好的时候会借他的肩膀哭个天昏地暗,长假时俩人做伴关了手机出去游山玩水,山间放歌。但是,也仅此而已。内心里,他一直觉得她这样的女孩儿,不会是属于他的。那天,大学的几个同学到他们这个城市旅游,相邀一起聚聚。同学都已结婚,只有他俩还是形只影单。

  • 遗憾终生的爱

    我总不信人与人之间是有心灵感应的。可是她走的那些天,我却一直都心神不宁。我一次又一次给家里打电话,问家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,终于妈忍不住说:“你姑姑没了……”“没了?”我一时没反应过来,说:“去哪了,赶紧找啊?”妈开始哭,我的心掉进了无底深渊。“一群孩子骂她,她追他们到河边,他们三绕两绕把

推荐阅读